久久文学 > 历史小说 > 隆万盛世 > 363军情
    入夜,已经是二更天,京城四周的城门都已经关闭,现在已是夜禁的时间。
    北京城四面城墙的城门依旧高大威武,只是此时都已经被紧紧关闭,等待着第二天的朝阳升起才会重新被打开。
    北京城天气已经开始入秋,早晚冷,白天热,所以守城值夜的军卒也不愿意在城墙上挨冻,纷纷下到城墙下面休息,只是轮班上城楼值守。
    此时北京城西直门城楼上,一老一少两个军卒正挤在一块随意聊天打发时间,而他们聊天的话题自然就是宣府那边传的消息。
    北京城还真是没有秘密,鞑子即将进攻宣府的信息已经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,只是因为宣府和京城还隔着一道内长城,所以京城的百姓此时都没当一回事儿。
    宣府和大同,哪年不传来这样的急报,就连蓟镇时不时都有鞑子骚扰。
    和十年前不同,那时候鞑子的兵锋可是直接扫到通州,通州距离北京城有多远?之间还没有任何关隘险阻。
    那一次,着实是把天子脚下的京城百姓给吓了个够呛。
    当然,更加详细的消息,比如宣府报告俺答部这次是集结了全部主力等等关键信息,自然是不会随便泄露到市井坊间的,也只有京官们才知道一些。
    此时四周漆黑一片,只有高挂天空的圆月和满天闪烁的星光。
    “嗒嗒嗒.....”
    大道远处,忽然传来声声马蹄声,一开始不大清楚,不过只是片刻功夫,正在聊天的两人就停下对话,不约而同站了起来,站在城墙后面向外张望。
    远处一簇火把正在快速靠近,马蹄声也渐大渐疾。
    “是什么人,这么晚了还纵马往京城跑,不知道夜禁,关城门吗?”
    年轻的小兵嗤笑道,这个时点,不管是谁,除非有圣旨或者都督府军令,谁来了都好使,即便是哪些达官显贵也不行,这是规矩,奉行百年的规矩。
    “再看看,这人不会无缘无故往这里跑的。”
    老兵倒是想的多些,只不过因为那耀眼火把的原因,他看不清马上骑士的装扮。
    骑士快速靠近城门,视野中的人影也清晰了一些,虽然依旧看不出装扮,但是那人背后背着的一根木棍样的东西,还是落入了老兵的眼中。
    “不好,你下去叫李总旗上来,可能是紧急军报,快点。”
    老兵对着小兵吩咐道。
    “这时候去叫李大人,他还不把我打一顿。”
    小兵立即就说道。
    “不会,这是正事,耽误了要掉脑袋的。”
    老兵开口疾声说道,双眼依旧紧紧盯着远处本来的那道身影,越来越近,他背上背的东西也更清楚一点。
    远看像跟木棍,仿佛是一件武器,可是这近了些,老兵感觉那东西就是一杆旗子,似乎还能看到有东西在上面飘舞摆动。
    传令兵,没跑了。
    握紧手里的长枪,老兵一边盯着不断靠近的马匹,一边思索着这么晚了还有什么东西要往京城送,看样子不像一般的军报。
    难道是,宣府那边的消息?
    想到这里,老兵不由得打个寒颤。
    十年前他可是被逼着这样站在北京城城墙上,在这里一呆就是十来天时间。
    正想着呢,那骑士已经快到城下,抬头向城楼高声喊道:“八百里加急,速放吊篮,八百里加急......”
    高声喊叫中,骑士已经冲到城门下翻身下马,随后快走几步把马缰绳栓在城门旁的拴马桩上,就想着城墙跑来。
    夜禁之时,京城各大城门全部关门落锁,钥匙也会被收走,守城门的军卒手中可是没有开锁钥匙的,要想开城门只能找当晚值守的顺天府官员申请。
    夜禁之时,要想进出北京城,要么凭皇帝的圣旨,要么持有特殊的文书或者令牌,身上肩负着重要的军事任务或者情报,可以向申请后获得进出的资格,否则也是别想进出城门。
    对于传令兵来说,还是八百里加急这样的紧急军情,自然是可以通融的。
    其实,许多京营士卒可能一辈子都碰不到这样的情况,夜禁后还有紧急军报送来。
    “你等着,已经找人去了。”
    人现在就在城下,老兵很清楚的看清来人的穿戴,边镇传令兵的打扮,一件蓝色齐腰甲,胸口绣着一个“令”字,背后还背着一杆“令”字旗。
    “你是哪儿来的?”
    等人的功夫,老兵在城楼上大声问道。
    “宣府。”
    城下传令兵回答也很直接。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    就在这时,老兵身后传来问话的声音。
    “李总旗,城下是宣府来的八百里加急。”
    老兵回头对来人答道。
    “放吊篮,验令牌。”
    来人一身总旗穿着,虽然有些陈旧,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军服了。
    “哎,好。”
    老兵答应一声,随即就从旁边拿起吊篮直接放了下去。
    吊篮缓缓落下,对于这套流程传令兵很是娴熟,特别是对于边镇的人来说,应该常遇到这样的情况。
    边镇军情更多,时不时就要向一些军堡传递消息,赶到是天色已晚,就只能用吊篮。
    传令兵从腰上摸出一块牌子放在那吊篮里,拉着吊篮上的绳子向下轻轻拉了拉,随即吊篮就缓缓上升,很快就消失在城头。
    李总旗从老兵手里结果吊篮,去处令牌往回走进了城楼,在城楼里还亮着油灯,凑近了借着火光仔细检查腰牌上的刻字和云纹,这些都是有讲究的。
    对于小兵的腰牌,就是随便找块木头牌子刻上军籍就算完事儿,可是传令兵的腰牌确实另有讲究,那就是云纹和刻字里留有一些玄机,防止伪造。
    不过这些技巧,也只有值夜的城门官才知道,而他现在就是做这件事儿,确认下方传令兵腰牌的真伪。
    别认为八百里加急一喊就可以开城门,那是不可能的。
    验明真伪后,人可以进城,马却是只能在外面呆着,等第二天再牵进来,因为城门是绝对不会开的。
    “去,叫上几个人,把人吊上来。”
    确认了腰牌,李总旗就对跟进来的老兵吩咐道,同时把那块腰牌递给他。
    对于一个边镇来的传令兵,京营的总旗大人可没道理还要去接。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的困意又上来了,骂骂咧咧的往城下走去。
    京城很大,可是深更半夜的也不允许在街市上纵马,只不过传令兵可以凭借腰牌不受夜禁的影响,自由穿行在街坊之间。
    坊市之间的木栅栏虽然也落锁,可这锁就没有城门那里的大铁锁严格,钥匙就在值夜的衙役手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