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萨雷是名合格的园丁,可以把希洛园子里的各种娇贵玫瑰照顾得很好。但希洛对那些花儿却爱不起来,太过孱弱,被养在温室里,依附人生长绽放,茎上的刺也不过是在虚张声势,但因为这是母亲生前喜欢的东西,故而一直被照顾得很好。
      但对切萨雷而言,希洛就是需要用尽心力浇灌才能绽放的最美丽娇贵的花。返程的路上他一直小心翼翼,每到一个地方停留就会去看当地着名的医生,尽管医生们都说这位小姐没大碍,只需要静养,他也一直不放心,以至于其间他再未有过逾矩,除了希洛偶尔主动才会接受她的亲亲,往下一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。
      主人失踪庄园人如鸟雀散,穆里医生也不知踪迹,好在切萨雷派人寻找月余,终于发现他的下落,等他们回到王都时,穆里先生应该已经在庄园等着了,外面的人都不如这位看顾希洛长大的医生靠谱。这下倒不用希洛到时候动脑子拿药了,切萨雷这人什么都能处理好,免去她的烦恼。
      到处走走停停,生生花了去时两倍的时间,希洛终于回到了熟悉的庄园,虽然她不在,园子依旧维护得很好,花园里还有些仍在绽放的花朵。新换的这批仆人都没见过庄园的主人,自然不认得她。明面上她把庄园托给阿方索,实际还属于她,不知道怎么搞的,现在仆人都称呼切萨雷为主人,估计阿方索为了不穿帮把园子转手给了切萨雷。
      “希洛小姐失忆了,您再看看她还有什么健康问题?”切萨雷向穆里解释希洛的身体情况。
      希洛当时的计划穆里医生自然清楚,只是没想到希洛还装着,陪他玩游戏,只好在心里暗自摇摇头,感叹不懂年轻人。
      这次的诊治依旧和前人的言辞差不多,希洛亏在内里,表象只能查出这些。切萨雷终于相信了她现在身体情况尚可,不过沉疴多年,未来如何还得看养得好不好。
      晚餐消食后,切萨雷仍旧像以前一样服侍她洗漱,白皙细腻的女性躯体就这样在他面前裸露着,切萨雷任然可以压抑住身体的欲望,面上不显露一丝,一是不想伤了希洛的身体,二是担心希洛会排斥。